单丹专栏  Column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新闻资讯  >  单丹专栏

单丹:在本山叔身边这一年

日期:2013-01-08   点击数:16914

    2012年悄然而去,温暖的阳光照耀着冰雪覆盖的大地。望着身后轮椅留下的两行足迹,回想这一年对我来说意义深重,我的生活和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,我和我的家庭在危难里获得重生。永远都不会忘记改变我命运的那个瞬间,永远都感恩又一次把我从坎坷中扶起的那个人——17年来一直鼓励、帮助、关爱我的本山叔。


一、这一年我进步很多     

    2012年3月13日,我和老公吴振豪正式进入本山传媒工作。早春的北国,寒意未消,花儿还没开,幸福已在我心里绽放。


走进本山传媒的春天

    进公司后,我和老公都在艺委会工作。我主要的工作职责是创作——歌词、文章、小品和剧本,还有“本山传媒官网”的更新与管理。老公吴振豪除了白天在艺委会工作,晚上还在铁西工人会堂“刘老根大舞台”负责舞台监督工作。

    来公司不久,我和老公吴振豪就参加了公司全体演职人员大会。本山叔在会上特别地向大家介绍了我们:“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都能这么快乐,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快乐呢!”、“看那个梳小辫儿的,是她老公,天天推着她,照顾她,这才是个伟大的男人。”在场的人都向我们送来肯定和支持的掌声。那一刻,我们心里暖暖的。

    脑海中不禁又闪现出2012年2月最后一天的那个画面,它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模糊。本山叔做了一个坚决的决定:阻拦我们一家三口闯荡京城的脚步,把我和老公都留在本山传媒上班。同时,还给了我一个任务和机会,让我把自己的故事写成剧本,他来拍成电视剧。那一瞬间,一个又一个的惊喜接触而至,把我彻底从深渊拽到了陆地。命运和心理巨大的起伏让我不知该怎样去承受,甚至激动得不知该怎样去呼吸。

    其实,这些年心里一直都种着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——把自己的故事写成剧本。正是本山叔,才能给了我信心、勇气和力量去实现这个梦。那一刻,本山叔剖析着我的阳光和乐观:“因为你从小到大得到满满的爱,所以心中一直都是幸福的、快乐的。”说完他猛地点了点头,然后就把这部电视剧的名字定为“幸福”,主题风格是:“小人物、多磨难、真情感、大幸福”。本山叔告诉我:“一定要把自己的经历、内心的挣扎都真实地展现出来;只要是真情实感,就一定能感动人。”回家后,我搜集很多电视剧创作的资料,也看了很多电视剧,分析总结人物的性格、状态和特点。每一个人物的性格决定着人物命运,也决定着电视剧的情节、矛盾、发展和结局。我一点点积累、学习和创作着,现在电视剧《幸福》已写了10万字。带着一颗感恩和幸福的心,为我的“幸福”努力加油!

    本山叔在本山传媒官网还为我开了一个“单丹专栏”。在这个空间里,我的心自由并快乐地飞翔着,好像放飞着我心深处的歌声!

    专栏里有我演唱的原创歌曲视频,还有我来本山传媒后写的四篇文章。在我写每一篇文章时,刘双平总监都会耐心又细心地指导我。令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反复和我强调的那四感:逻辑感、画面感、节奏感、分寸感。他时刻都在叮嘱我要把握好这四感。而我也确实在这四感中进步和成长很多,受益匪浅。每写好一篇文章,朋友们都会第一时间关注、欣赏、鼓励、赞许。那一刻,我很感动!看到电脑屏幕上从我心底流淌出的每一个字,能像音符一样,有旋律、有节奏、有画面地融入每个人的心中,我便已很欣慰了。

    来上班后才知道,每个月本山传媒的二人转演员都会组成“本山何氏光明行”志愿者小组,赴偏远乡镇为当地群众进行免费筛查和诊疗。而且“本山何氏光明行”在首届“辽宁慈善奖”评选活动中还荣获最具影响力慈善项目奖。照片中,那些眼疾患者在治愈后露出灿烂的微笑,深深地感染着我。在那个感动的瞬间,我写出了一首歌《爱在光明行》,“爱在光明行,爱在流动,照亮了你的眼睛,灿烂了你的笑容……”。

    歌词写好后,老公和乐队的孙洋也很快写好了曲子。花了一个通宵,我们三人把《爱在光明行》的小样全部制作完成。在演唱录制的过程中,我超越了自己以往的音域和演唱风格,一直沉醉在爱的感动中……

    录完小样的第二天中午,碰巧在基地食堂碰到了本山叔,我把存在手机里的歌曲小样放给他听,他很认真地拿着歌谱跟着哼唱。听完后,他很兴奋地点头:“你一人唱,爱不起来,让大家唱,爱的力量就能体现了。”听了本山叔的这番话,我好高兴。更重要的是,我也能为慈善公益活动尽一份心,出一份力,真的很开心!

    后来,在刘双平总监的建议下,我开始尝试为二人转演员们写小品。为了更深地进入创作状态,我一遍遍地看本山叔的小品,感受他那自然、真实、纯朴、独特的人物状态。有时,还去剧场看二人转,到后台和演员交流、探讨怎样把“包袱”抖得更响。

    有一天,我专门向本山叔请教小品创作的事儿。本山叔告诉我:“记住,无论是生活中、舞台上、还是创作,都要找准小人物的状态,一高一大就飘了。”听到这些,我兴奋得像是获得了珍贵的“武功秘笈”,有如醍醐灌顶。想到在前后二十年的春晚小品舞台上,本山叔一直坚持走“小人物”路线,这就是他成功和快乐的真谛!

    带着本山叔给我的“小人物”的“武功秘笈”,我开始了小品创作。故事就以母亲在小店里卖给农民工一双鞋的故事为原形而展开。第一次写小品,要从对白和情节中找包袱,确实是件很不容易但又很有乐趣的事儿。

    几天后,我拿着写好的小品给本山叔看,他看后便笑了,告诉我还缺包袱,要慢慢来丰富。他说,他这二十年来的修改过的小品剧本堆起来都能成一座山了。有了本山叔的指导和鼓励,我更有信心在这个新的创作领域和起点上坚实地走下去。

二、只有接地气才能真的快乐

    每天走进本山传媒,我都能感受到浓浓的快乐气息。

    刚来基地上班不久,有一次看到本山叔坐在大堂门口的台阶上,便与他聊了一阵子。当他起身要去食堂吃饭时,见我坐在那里不能动,他弯下身仔细一看,原来我坐的是不带手摇自动圈的轮椅。他马上直起身来推起我往前走,这时正巧被秦浩哥看到了,他赶紧跑来从本山叔的手中把我轮椅接了过来。紧接着,本山叔告诉我:“以后换一个自己用手能转动的轮椅,到哪去都方便。在这里就像在家一样,上下电梯,去办公室,自己能做到的尽量自己做。”听了本山叔用父亲一样的语气对我说的这些话,我满心欢喜地点头。

    第二天上班,我就换了一辆新手动轮椅,在办公区里像在家一样独立做事。中午去食堂吃饭,上坡下坡都是我自己独立完成。老公紧跟在后面,我不时地看一眼身后的他,生怕他偷偷帮着我推一下。虽然上坡转动起来有些吃力,但我很享受那一刻自己像小鸟一样快乐地飞翔。

 独行在往办公室走的坡道上

    下班后,有时我会去老公工作的剧场看二人转,去体验,去感受二人转带给人们的快乐。有时,我也会有意坐在观众席的一个角落,我想更真切地感受台下观众的快乐。演员们一个个包袱抖出来,观众掌声和笑声一浪接一浪,坐在我前排和后排的观众笑得前仰后合,直擦眼泪。他们的快乐深深地打动了我,我感觉到那个瞬间才是他们发自心底的快乐。

 在会堂观众席感受二人转给大家带来的快乐

    有天晚上,老公下戏后回到家,给我讲了一个他在剧场亲身经历的小故事:一个常来看二人转的观众对他说:“二人转这玩意儿太解馋了,我每周都会带亲戚朋友来看几次,看完是真开心啊!”老公吴振豪也开心地对他说:“是啊!二人转是接地气的艺术,这里是生产快乐,快乐生产的快乐工厂。”

    老公当了剧场舞台监督后,起初压力很大,难见笑容。后来,他又在剧场戴搞怪面具担任迎宾乐队指挥,还上台配戏,和演员打成一片,每晚回家也变得有说有笑了,还常常嘣出二人转包袱。刘双平总监又要求他学打板,他天天很认真地练习着。看到老公的心态和状态有这样大的转变,我暗地欢喜。

    老公在剧场戴搞怪面具担任迎宾乐队指挥后,总听同事们提起,我一次也没看到过。有几次我说,要去看看他指挥,他总是有些害羞并谦虚地说:“等我练得好些再让你去看。”那晚六点多,在会堂大门口,同事陪着我,我终于看到老公穿着黑色长褂,戴着猪八戒面具在音乐中舞动身体,激情投入地指挥,很快不少观众都聚集过来,也有行人停下来聆听和欣赏,还有不少观众拿出相机为他拍照。我在他身后有一段距离,也悄悄把那一幕拍了下来。半小时后,当他摘下面具时,脸和头发像水洗过一样,突然看到我出现在他身旁,一脸惊喜和羞涩,但笑得却是那样灿烂。   

 偷拍老公在剧场门前迎宾指挥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那晚还看到老公为路遥哥演唱的《我是一个兵》配戏。他换上配戏服装,和乐队几位老师在台上很投入地表演,路遥哥向老公那边扔去一只鞋,没想到这“炮弹”一飞过去,老公立刻“中枪”倒下,演得很逼真,很搞笑,笑得我肚子疼。看到在舞台上入戏配戏的老公,为他自己能有这样的努力和超越也深感欣慰!

    正巧那天也是第一次看刘双平总监为红孩配戏。刘总梳着中分头,绷着脸,蔫范儿,拿着话筒随红孩萨克斯不同角度的变换在台上连滚带爬。认真到极致就是幽默。他用原生态、真诚的状态配戏,立马得到观众认可,三次挥手要掌声都炸锅了。看来他真快成“著名配戏表演艺术家”了。没有人能想到,在舞台上配戏的这个小人物,在生活中却是个领导。没有人能把这两者联系起来,而恰恰就是这两者之间没有距离,他心态才真正的放下,相信给观众带来快乐的同时,他自己也很快乐。让我很感动、很震憾!

 刘双平总监在舞台上为演员红孩配戏

    那段时间,老公和刘双平总监不但融入了配戏,而且还迷上了打板,两人有pk之意。有天晚上,他俩练到凌晨一点,看着他俩的认真劲儿,我也来了激情,拿起小鼓棒把他们练习多遍的曲目《杜十娘》打了一遍。那是我第一次打板,没想到确实比他俩打得好很多。他俩急得说没脸活了,我好有成就感。

    没想到过了几天,2岁的儿子一看到那个板很好奇,他情不自禁地打了起来,后来我一边哼唱着《杜十娘》的旋律,一边给他做示范。没过一会儿,儿子自己已能哼唱大半段了,两只小手拿着鼓棒很有节奏地在打。当我们拍手为他鼓掌叫好时,他反倒更有激情去表演,神情里透出几许骄傲和自豪。老公笑着对我说:“看来儿子的乐感还是像你啊!”那一刻,我满脸骄傲和幸福!

 儿子第一次尝试练习打板

    有一天我和老公正在办公室交流创作的事,本山叔走了进来。我把近期创作的新作品给本山叔看,他认真地看完并提出了修改意见。本山叔又笑着问吴振豪:“现在怎么样?听说你配戏了?”老公连忙从手机里找到一张他与刘双平总监一起上台配戏的照片,本山叔看后笑得合不拢嘴,感慨道:“配戏得跟刘总学习啊!一配戏他就全放下了领导的身份,在舞台上和演员摸爬滚打融到一起,这心态就自然变了,也就真能开心了。”本山叔紧接着又说:“不管是生活中还是舞台上,千万不能把自己弄大弄高了,一定要接地气,高了就脱离地了,飘了。雅都是由俗演变来的。”说着说着,本山叔忽然回头问吴振豪:“你现在幸福吗?”吴振豪羞涩地说:“幸福”。我接过来又说:“太幸福了,我们是小人物的大幸福”。本山叔听着哈哈大笑。

 三、本山叔的头发又白了许多

    来基地上班后,我参加了公司的三次大会,都是在中街“刘老根大舞台”。

    记得第一次开会,我很早就到了大舞台。舞台上演出正在进行着,我挨着本山叔在侧幕旁观看着演出。本山叔认真地看每一位演员的表演,每到爆笑点处,本山叔都会转过头看我一眼,我们的目光在欢笑中快乐地交流,甚至都乐出了眼泪。就在意犹未尽时,两个半小时的演出在笑声和掌声中落下帷幕。伴着散场曲的音乐声,观众依依不舍地渐渐散去,本山叔迫不及待地从侧幕走了出来,经过舞台,走向乐队。乐队队长马上递给他一把二胡,他一脸喜色地接了过来,调了调音,坐到乐队中间,乐队的乐手们都拿起自己的乐件跟着一起演奏。当听到《二泉映月》的音乐响起,让我想到本山叔曾说过,这首曲子很凄凉,但和他的身世很相像。我坐在侧幕的一角看着头发花白的本山叔微闭双眼,手臂随着乐曲的起伏时而伸展,时而抖动。他是那样忘我、投入、专注地演奏着,完全沉醉在乐曲带给他的情境和心境中。只有那一刻,也仅有那一刻,本山叔的全身心才是那般自在和轻松。那种状态和感觉也只有那一把二胡能带给他。就像一个孩童,只有他心爱的玩具才能带给他最大的喜悦和快乐。不知为什么,看到眼前的本山叔,心里有些酸楚,泪水浸湿了双眼,我有意识地转动着轮椅,退到更隐蔽的角落里看本山叔。这时,正在对面为本山叔拍照的大舞台主持人徐超从舞台中间走了过来,悄悄地把我从角落里推到舞台侧幕旁,更清晰地看着灯光下的本山叔完全忘我的陶醉,让我更深地感受到,那一刻的快乐,只属于本山叔自己。

 本山叔投入地演奏

    几个月后的第二次大会,当我赶到大舞台时,已下戏。老公推着我往里走着,就听到了从舞台上传出的本山叔那熟悉的二胡声。听说他每一次在大舞台开会,都会来个二胡专场音乐会,直到人都到齐了,才开始开会。

    在王小宝与出租车司机发生纠纷的那件事儿过后,本山传媒召开了全年最后一次大会。走进大舞台,却没有听到本山叔的二胡声。剧场里很静,大家都陆续从各处赶到那里,找位置悄悄坐下。我是先到的,坐在那里一直也没看到本山叔。直到开会了,本山叔才从我身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 灯光下,本山叔满头白发,脸色憔悴、声音嘶哑,语气却很平和。他一直站在那里讲了一个小时。那一刻,本山叔并不是董事长,更不是领导,而是一位慈爱的父亲在告诉他的孩子们该怎样做人、怎样做事,怎样感恩和珍惜拥有的幸福。话语中句句是牵挂,心里面更多的是包容和浓浓的爱。

    本山叔讲到动情处,让所有徒弟都上台,王小宝在台上第一个做了深刻的检讨。随后本山叔点名让徒弟们都发言,他们每个人都说出了心里最想对师父说的话。让我感触最深的就是二人转演员董三毛,他流着泪讲拜师情节和他心中的那份感恩。听着他的故事,我几次泪涌。董三毛最后又说:“我不想说别的,只是拜师这一件事就够我感动和享用一辈子了。”这句话像箭一样刹那间直入我心底,泪水再一次奔涌……当我一回头,见老公一只手半遮着的脸上挂满泪痕。

    徒弟们的发言让本山叔的眼睛湿润了,他接过话筒激动地说:“我们已经都端上一个桌的饭在一起吃,吃了这么长时间,相互依靠和依赖,所以大家要有一份感恩之心。我不希望你们感谢我,我希望你们因为有了我,要感谢那些买票的观众。你们只有把演出演好,才是对观众最大的回报。把你们教育好,你们幸福了,也是我最大的责任。”本山叔的话让我一次又一次感动、心酸、哽咽……

    那天的大会,从夜里11点开到凌晨1点。一出门,漫天大雪。回去的路上,老公开着车,大片大片雪花向车窗迅猛扑来,我们在风雪中缓慢地前行,我与老公心里都很不平静,许久我俩没说一句话。

    17年前,本山叔的头发是黑色的,17年后,他的头发却变成白色。我虽然不是本山叔的徒弟,但那一刻我多想上台对本山叔说出自己心底的话。认识本山叔17年了,这17年来如果没有本山叔一直鼓励帮助我,我和我的家庭不会有今天的幸福。命运的每一次转折,都是本山叔在鼎力相助,帮我把握着方向。我和家人心里一生都感激和珍惜!

    快到家时,我对老公说:“我们心里装的是对本山叔的感恩,而我们唯一能为本山叔做的是只有努力去学习,干好工作,才不辜负本山叔对我们的厚爱和期望!”

    那晚到家快凌晨2点了,可怎么也睡不着。想起本山叔那满头白发,还有他那颗为大家操劳的心,我心里便隐隐作痛。后来不知何时终于睡着了,但这一夜的梦里都是和本山叔在一起。醒来梦中的情景仍能清晰地回放:在基地,本山叔戴着一副花镜,用驼黄色的粗毛线一针一针地织着一件毛衣,我很好奇地问:“叔,您还会织毛衣啊!”本山叔一边织一边说:“会呀!要不太忙了,这有时间就织一会儿。”我再仔细一看,是件孩子的毛衣,两个袖已经织完了。我又很认真地对本山叔说:“你都能让13亿人快乐,你自己为什么不快乐呢?”本山叔笑而未答。

    我曾学过两年心理学,如果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:我梦里出现的这个意象正是前一晚开会后我潜意识的一种所思、所想和所感。本山叔织毛衣的这个意象象征着他在一针一针地为大家(孩子们)编织着幸福。因为本山叔曾对我说过:“艺术是编织美好生活的梦想”。而那“织毛衣”的意象又象征着本山叔为每个人编织着美好生活的梦想。有时潜意识真很神奇,它可以通过梦的意象方式来给你思想和情绪一个最好的答案。那天醒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,一定要把这个梦讲给本山叔听。

四、平凡的小姨给了我不平凡的爱

    记得刚来传媒不久,一天傍晚在基地和本山叔聊天,他突然问道:“上班后,孩子怎么安排的?”我给他讲了一个12岁的脑瘫儿和一个平凡母亲的故事……

    2011年8月,经朋友介绍,与12岁的脑瘫儿刘金松相识。听他母亲说,这孩子从6岁开始到现在共做了3次大手术,最终才站了起来。朋友的本意是让我帮听听这个身体特殊的孩子是否有歌唱天赋?没想到第一次见面,刘金松为我清唱了“活出个样来给自己看”,让我很感动。我没想到这样小的孩子能用很朴实、自然的情感把这首歌完整地唱好,这让我很意外。我很坚定地告诉孩子母亲:“这孩子确实很有音乐和歌唱天赋,而且他音准和乐感也特别好。”孩子母亲欣喜的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渴望和期盼。那一刻,我有些茫然。就在那短短几秒钟,我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:“我来带刘金松学习唱歌”。孩子母亲听后既惊喜又感动,但见我怀里抱着不满1岁的儿子,她的欣喜的目光中似乎又隐藏着很多顾虑。当她提到学费时,我很坚定地拒绝了。因为我和刘金松有同样命运,就更能体会到一个残疾孩子母亲的心。看到她,让我想起我的父母带我一路走来付出的辛苦。更坚定了我要帮助刘金松的信心,同时也能为这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尽自己一点微薄之力。在做这个决定时,没来得及和老公商量。之后,当老公听我说起这对母子,他特别赞同我的想法,更支持我的做法,并愿意和我一起去帮助刘金松。

    从那天起,刘金松便成为我第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学生。他母亲便成为了我尊敬的“小姨”。

    每个周末,小姨都带刘金松来家里上声乐课。上课的过程中,除了我辅导刘金松唱歌,老公还在教他弹吉他,小姨则在里屋帮我们带孩子。


老公在教刘金松弹吉他

    刘金松刚开始说话声音很小,气息很弱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他唱歌的声音慢慢变得响亮了,咬字发音也清晰许多。那段时间,小姨总说真没想到他儿子能进步得这样快。

 刘金松在上课中的激情演唱

    几个月后,刘金松就能登台演出了。这对小姨一家人来说是个天大的喜事。这些年,一家人一直沉浸在孩子病痛的焦躁情绪中,这下可真是转忧为喜了。

    记得那一次,刘金松在沈阳大学和大学生们一起演出,他演唱的主打歌是《活出个样来给自己看》,没想到这个最小的演员却得到了最多的喝彩声。演出后刘金松第一个电话打给了父亲,他很兴奋地说:“爸,我成功了。”回到家,他写了一篇作文《我最自豪的一天》。小姨激动地说:“从没想到自己儿子有一天还可以登台演出。”看到小姨一家人为刘金松的进步兴奋和喜悦时,我和老公心里有说不出的欣慰!

    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次带刘金松去部队演出,当我上台为大家介绍他时,没想到他自己一步一步很自信地走上了舞台,并从容投入地演唱了《活出个样来给自己看》,我在舞台一侧和大家一起拍手,为他打着节奏。那一刻的我比自己演出还要激动、兴奋和紧张。在演唱到高潮时,一个战士走上台去为刘金松送上了鲜花,那是他演出以来收到的第一束鲜花,所以他有些激动和兴奋得不知所措,最后还是将那束鲜花小心翼翼地扛在了肩上,官兵们送给了他最响亮的欢呼声。大家的掌声越激烈,他演唱的就越有激情和力量。一曲过后,全场所有官兵都为他呐喊:“小伙子你真棒!再来一个”。在一旁的我看到这情景,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了地。当刘金松演唱结束后,一个战士把刘金松从舞台上抱了下来。看到这一幕,小姨微笑着流下了眼泪,我的泪也在眼圈里打转……

 与刘金松一起同台演出

    就在我和老公要进本山传媒工作,正为无人照看孩子而犯愁时,小姨作出了一个让我们全家感激的决定:把孩子接回自己家。从那天起,儿子吴昊恩便成为小姨家的一员。我们非亲非故的两家人,真正成为了相亲相爱的一家人。

    自从儿子进入小姨家,彻底打乱了她们一家平静而有规律的生活。原本小姨全职照顾刘金松的生活和学习,可现在小姨只能全职照顾我儿子,刘金松也只能由整日早出晚归跑业务的小姨夫来接送上学。有时小姨的女儿和女婿也会跑去帮忙。

    母亲节那一天,小姨用手机发给我一张照片,照片上小姨站在那里抱着儿子,儿子搂着她的脖子、捧着她的脸亲着。看到这张照片,心底一股暖流情不自禁地从眼里涌出来。站着抱儿子这个动作是我一辈子都不能做到的,可是小姨却帮我做到了。看着照片上儿子给小姨深深一吻,让我更庆幸儿子对小姨的那份感恩之心正是我心深处对小姨的感恩。

 儿子和小姨在母亲节那天的合影

    记得上班后的那个六一儿童节,我和老公还在单位上班,小姨全家带儿子去了公园玩。从拍回的录像看,小姨的女儿和女婿抱着儿子,路人都以为他们小俩口抱着自己的孩子。小姨又给儿子设计的“冲天小辫”独特头型,走在路上回头率频频。在这一家人的陪伴下,我看到儿子那发自心底的笑。在所有人眼中,这就是亲密的一家人。然而就是这样朴实的一家人在默默地为我们付出着,全心全意地在给儿子全部的爱。

    儿子出生不久就得了湿疹,一直也没能完全治愈。去小姨家那段时间,由于孩子所处的环境和心态的转变,身上的湿疹越加重,全身痒得都抓破。小姨为他擦药、按摩,细心地照料着,而且每天还要带儿子去医院做理疗。晚上为了看着孩子,不让他用小手把皮肤抓破,小姨整夜整夜睡不好觉,每天还得早起给刘金松做早饭。看着50岁的小姨日渐憔悴,我和老公心里真的很不安。

    小姨经常和儿子交流将来要照顾妈妈,所以两岁多的儿子心中已有了小男子汉的责任感。而且他照顾和保护我的意识特别强烈。有一天儿子突然问我:“妈妈能走路不?”我刚想说话,儿子马上就回答道:“妈妈腿坏了。”我答:“对,妈妈腿坏了,不能走路。”我的话音刚落,儿子就跑到我轮椅后面推着我说:“妈妈能走。”听到儿子这句话,心底酸酸地痛并幸福着。过了几天的一个周末,我和老公第一次陪孩子去家附近的公园玩一会儿,儿子翘着脚尖推着我的轮椅一直向前走,怎么也不肯撒手,阳光下,他脸上的小汗珠直淌,也不喝一口水。他就这样一路推着,我用双手扶着轮子把着方向,心里暖暖的感动。

 我的路上有儿子小小的脚印

    小姨告诉我:儿子看我演出视频和听我唱歌,已成为他每天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件事。没多久,我唱的歌,儿子也都学会唱了。每天晚饭后,刘金松练歌时,儿子总是会跟着一起喊唱。到后来已形成一种规律和习惯,每天晚上的那段时间,都是这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练歌的专用时间。小姨说,别看儿子小,但他也能和刘金松一起跟着伴奏完整地演唱,他最喜欢唱的就是《活出个样来给自己唱》,唱到激情时还有动作,还会和大家握手互动,唱完会深深地鞠躬说:“谢谢大家”。有时甚至还像个小大人一样给刘金松在指导。若是问他长大了想做什么?他会豪不犹豫地说:“像妈妈一样唱歌,像爸爸一样在二人转上班。我工作,我忙。”当小姨学给我听时,我们都乐得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
 儿子的即兴表演

    在生活中,儿子确实每一次看到我在舞台上演唱,都会竖起大拇指,骄傲并自豪地对我说:“妈妈你真棒”!每次听到儿子这样对我说,我心里就有种幸福的力量在伸展和蔓延,儿子的鼓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

    我租住的地方离小姨家不远,每天我和老公下班回到家,小姨早已把做好的饭菜送过来放到桌上了。一进屋就能吃到小姨做的香喷喷饭菜,心里说不出的温暖。     

    由于经常熬夜写东西,我时常头痛到呕吐。每一次小姨都第一时间带中医阿姨赶到,帮我针灸、按摩、刮痧、拔罐,很快就会缓解很多。

    小姨不光照顾着我儿子,还照顾着我们全家。有时我在想,不知前世和小姨是怎样的一种缘分,今生才能走到一起,成为“一家人”。

    每当我对小姨说出感谢时,她总说:“你也为我儿子奉献了,爱是相互感染的。”

    本山叔听完这段故事十分感动,并感慨着说:“我帮你,你帮她,她又帮你,这是爱的正能量在传递啊!”我又对本山叔说:“不管是谁帮谁,最终我都是在叔帮助我的大爱中,感染爱,传递爱。”

 快乐幸福的每一天

    在本山叔身边这一年,我在本山叔的大爱中成长并收获着更多的快乐和幸福!

分享到:
1118
9
在线视听